当前位置:温州宠物城搞笑冯阿婆的售楼经
冯阿婆的售楼经
2022-09-13

售楼阿婆是芝麻镇的一道风景。

她们将泛白的头发束在脑后,或举着广告牌伫立路边,或拿着售楼传单在等绿灯的车流里穿行……据说,在这个领域真正舞出一片夕阳红的是冯阿婆。

冯阿婆,芳名麦子,打小就同那些田里的麦子一道,扎根在这片叫芝麻镇的土地,农忙时挥着镰刀锄头,农闲了围着锅台磨道。这种春种秋收冬藏的日子,是被市政府一纸开发令开发掉的——芝麻镇建设为经济开发区。由此,拖蓝城周围,最后一缕炊烟和最后一个乡村一起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厂区开花、高楼鼎立。

告别了土地的冯阿婆,卖掉侍弄了大半辈子的鸡鸭鹅兔,将那些原始而朴素的农具束之高阁,把家搬到明晃晃的高楼上。

没了街谈巷议,没了鸡欢狗吠,冯阿婆的日子忽然安静下来。她手上辛劳多年的老犟子,一层层剥落,心里的犟子却一层层叠起。就在冯阿婆站在阳台上,扶栏望斜阳,绝望复绝望时,机会来了。

机会,其实是家里的大黑牵来的。大黑是冯阿婆家喂了十几年的牲口,搬迁时儿子要送屠宰场,老爹执意留下,且以命要挟。在执拗的冯阿公面前,儿子举手投降,把新买的小本田停在楼头,将三十几平米的大车库让位给驴。

由此,大黑成了这片区域城市化进程中的唯一牲畜幸存者。

冯阿公每日到河边绿化带打一些间着的杂草,喂养这头日渐衰老的毛驴。从繁重的农活中彻底解脱出来的大黑,身子渐渐丰腴,毛色渐亮,只有目光中的沉郁无法改变,它总是在怀念,怀念那些闲步在田间地头的日子。

苍茫暮色里,冯阿公喜欢牵着他的大黑,沿着滨河景区漫无边际地走。也就这时,他们遇上了楼盘开发商二江。二江看见大黑,紧簇的眉头散开了,眼中满是惊喜。他说:“老人家,就这么定了,明天我就雇佣你和你的驴去给我拉售楼广告。”

芝麻镇开发过度,楼盘卖不出去,二江贷款好几个亿,那一天天的利息催人老啊。大江让手下,通过快递公司收集电话,然后漫天撒网。那些售楼小姐,娇滴滴地打到爆机,也没网到一条鱼,却有个大白鲨跳出来,要告他们扰民。大江泪奔——想当年,他们这些开发商何等牛气。在一片漫漫湖里安营扎寨,真金白银哗哗地往里淌。人家问楼在哪里,他对着一片玉米地信手一指。即使这样,买楼队伍也要排到几里开外。而今呢,咋就日薄西山了?大江决定别出心裁,别开生面,用冯阿公的驴增强视觉冲击感,赚取回头率,且美其名曰返璞归真售楼法。

一天一张大红板。冯阿公驾起驴车,拉着图文并茂的售楼让利大广告,嘚儿嘚儿地招摇过市,真个儿就赚起了轻松钱。

秃子跟着月亮走,冯阿婆就是这时跟着发售楼传单的。

冯阿婆早年上过识字班,识的几个字。“幸福小镇,怪好!”发了几天广告,她咂摸着这条土得掉渣的广告语语焉不详,就问二江:“光说怪好,好在哪了?”

二江拍拍光脑袋壳说,也是啊。

“叫俺说呀,干脆写上谁买幸福小镇,给谁送个老婆。”冯阿婆说。

“阿婆,这话不好乱说啊,否则人家以为咱是人贩子。”二江的秘书说。

也许是福至心灵,二江却激动地说:“就这样写。”

秘书说,人真问咱要呢?

“大娘给他说去。”冯阿婆闻言呵呵笑道。据说保三桩媒,死了就能上天堂,冯阿婆这大半辈子没少给人家保媒拉纤。

“买幸福小镇,送漂亮老婆”的大广告刷出的同时,冯阿婆的红娘班子也跟着组阁成功。

经济开发区厂子多,厂子里大龄青工多,没想到这句广告语说到了好多人的心坎上,他们争相来幸福小镇购房。当然,二江公司也没食言,冯阿婆和她的老姐妹们把芝麻镇方圆百里的姑娘盘点出来,真个儿成就了很多桩好姻缘。

年底,二江把厚厚的红包拍到冯阿婆手上后,她成了售楼明星。

人怕出名猪怕壮。二江朋友明哥手里也有大宗的楼盘滞销。明哥用他的宝马把冯阿婆,带到小区转了一圈,冯阿婆说:“咱这疙瘩老人多,孩子们又都忙。人老喽,就怕有个病了灾了的没人管,叫俺说你干脆把这些楼改成社区养老院,谁来买楼给谁养老。”

明哥疑惑,这个老咱养的起吗?

冯阿婆笑:“你就组个护理班,在小区里挨家常转悠着。”

那些在楼盘上滞留的资金,像块大石头压的明哥茶饭不思,天亮一睁眼,什么都不干,光发生的利息就是几百万。他叹口气,听您的,死马当活马医吧。

“买竹园社区,送保健养老”,明哥的楼盘真被一条广告语激活了,大批资金回笼。

冯阿婆出手相助的第三个开发商,楼盘在拖蓝城市政新区。由于资金转不动,没钱购苗,小区里的绿化带一片荒芜。冯阿婆痴痴地盯着那些土地,自言自语地说:“种点菜多好哇。”

创意不约而至,那个楼盘打出的广告语就是“买金榜龙城,送绿色菜地”。

对绿色生活的向往,让城里人的眼睛都绿了,他们蜂拥而至。

据传,老冯家农行里的存款,已达七位数。

至此,冯阿婆声名鹊起,很多下了岗的售楼小姐都来拜山头。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桑麟康)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