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温州宠物城搞笑麻将之祸
麻将之祸
2022-11-18

这天早上,秀娟把儿子小虎送进了幼儿园就赶紧给她的好朋友彩芹打电话。彩芹昨晚跟婆婆吵了一架,哭着跟她聊了一个多钟头微信,秀娟非常担心她。没想到电话打了四五次,每次都通了,就是无人接听。秀娟脑子里闪过一种不祥的预感,赶紧骑车往彩芹家赶去。

秀娟很快就到了彩芹家门口,可她敲了好几下门,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急出一头冷汗。这时,她看见彩芹的婆婆提着个菜篮子从外面回来了。秀娟问:“阿姨,彩芹她不在家吗?”

老太太冷冷地说:“我不知道,你自己进去看吧。”然后掏出钥匙开了门。

秀娟急忙去推彩芹的房门。房门开了,床上却不见彩芹,再往地上一看,她吓得“啊——”的一声惊叫起来。老太太听到秀娟的大叫,赶紧往彩芹的屋里跑,彩芹只穿着内衣内裤披头散发地躺在地上,身上的颜色都变成黑红的了,嘴里还吐着白沫。

老太太70多岁了,哪儿能经得起这种惊吓,身子晃了几下就再也站不稳了,“扑通”倒在了地上。

秀娟也没经历过大事儿,顿时吓得没了魂儿,过了不知多久才清醒过来,她慌慌张张跑到门口冲着楼上哭喊着:“快来人哪,救人呀,快来人呀……”然后她急火攻心,头一蒙也“扑通”一下栽倒在地上。

楼上的邻居们听到秀娟喊救命的声音,都急呛呛跑出来了,看到这种情况,有的给110打电话,有的给120打电话,有的给彩芹丈夫打电话。一时,整栋楼前面都乱成了一锅粥。不一会儿,警车、救护车都来了,把老少三个人拉走了。

到了医院,秀娟和老太太都醒过来了,彩芹却断了气儿。

彩芹的丈夫谢川接到邻居的电话就心急火燎地到了火车站。等车时女儿谢梅给他打来了电话,告诉了他妈妈已经死了。

在火车上,谢川给秀娟打电话问具体情况,他知道秀娟成天和彩芹好的像一个人。秀娟心直口快,说彩芹晚上和老太太吵了一架,第二天就被老鼠药毒死了,十有八九是老太太干的。谢川不相信,他母亲是个心慈面软的人,平时看见个要饭的都要可怜老半天,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儿媳妇?秀娟说,老太太那都是假象,你一回来她就对彩芹好的不得了,你一走她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她都亲眼见过好几回。秀娟还长长短短的给谢川详细分析了分析,谢川对母亲也有了几分怀疑。

谢川到了家,母亲正躺着,女儿守着奶奶哭。看到女儿这样,他的心更疼了,想想秀娟的话他生气地问:“娘,你说说,你到底为什么要毒死彩芹?”

老太太嘴角哆嗦着,流出了眼泪,可就是不睁眼不开口。母亲不说话,谢川急的大喊起来:“说呀你,你心咋就那么狠,她就是爱打个麻将,你至于把她毒死吗?”

老太太受了刺激,胸脯一挺一挺的很难受的样子,女儿生气地冲爸爸说:“爸,你别乱猜,我奶奶她不可能给我妈下毒。”

这么大的打击,谢川早就不清醒了,他也急歪歪对女儿说:“不是她是谁?你说是谁?难道是你,是兜兜?”

女儿抹着泪说:“反正我不信是我奶奶。警官说让你回来了去公安局配合调查我妈的死因,我相信公安局一定会查出真凶的。”

这个专案组的头头姓蔡。蔡警官说,死者是喝了杯子里的水中毒死的,杯子里还有残渣,经过化验是老鼠药,但是杯子上只有死者一个人的指纹。所以,死者的死因不能妄下定论,自杀、他杀、情杀都有可能,还需要进一步调查。

自杀?秀娟说彩芹尽管和婆婆吵架生气,但丝毫没有要轻生的念头。这不可能!他杀?有可能,母亲要是在她杯子里放老鼠药根本就不用摸杯子,倒进去就行。可是情杀?谢川想也没想到过。但是蔡警官却告诉他,经过调查,有一个叫李刚的男人和死者关系很暧昧。

谢川认识李刚,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经常和彩芹一块打麻将。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彩芹竟然跟他好上了,他简直崩溃了。

谢川走后,蔡警官又把和彩芹一起打过麻将的人都叫过来问了话,问的十分详细。这些人都说彩芹人缘挺好,和大家都相处的不错。大家都认为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彩芹婆婆下的毒,因为平时她们婆媳就不和,彩芹经常在麻将桌儿上唠叨她婆婆是怎么怎么对她的,把她看成了眼中钉。最重要的是,彩芹在打麻将时开玩笑似地说过,如果有一天她不明不白地死在家里了,那一定是她婆婆害死的。蔡警官没说别的,就问他们知不知道彩芹和李刚的关系?

大家知道这事儿也瞒不住了,就把他俩儿的关系说了。但都说李刚就是色点,想占彩芹便宜,他胆子特别小,不敢害人的。

蔡警官派人把李刚叫了过来。李刚果然是个胆子很小的人,还没问话就吓得尿了裤子,也承认了他和彩芹有不正当关系。而且经过问话他们得知,彩芹死的前几天李刚一直和老婆孩子在丈母娘家住着,他没有作案时间。

蔡警官不得不排除情杀的可能。可是李刚回家没多久就出事儿了,谢川拿着菜刀找上门来砍李刚,幸亏有人拉住,李刚才没被砍死,只是胳膊上被砍了一刀,已经住进了医院。谢川也被派出所抓走了。

蔡警官又去彩芹的小区继续调查,他调查了同小区的一些居民,特别是和彩芹一个单元住的邻居。邻居们也都说,彩芹和婆婆一直合不来,三天两头吵架,老太太经常在他们面前唠叨儿媳妇打起麻将来不管孩子。可老太太绝对是个好人,对孙女孙子好的不得了。

蔡警官又问他们是不是也认为彩芹是她婆婆毒死的?这些邻居考虑的多,不正面回答,但是也不否认,有人说就算真是老太太害死的,那也是把老太太逼急了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

蔡警官从小区出来又去医院看了李刚。李刚没大事儿,只是胳膊上有一道伤口,也不太深,缝了六针。蔡警官对李刚说:“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谢川,你也是有责任的。”李刚惭愧地说:“我有责任,我沾了他媳妇的便宜,让谁也得急。蔡警官,我求你一件事,你让公安局不要再追究谢川的责任了,把他放了吧。彩芹的死和我没关系,可是谢川砍我这事和我有关系,不是他的错,是我的错,医药费也不用他付了,就算是对我的惩罚,赶紧让谢川回家吧!他娘都那么大年纪了,还有两个孩子,没有了妈妈,多可怜呀。”

蔡警官欣慰地说:“李刚,我想给你说的就是这个意思,你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好。”

蔡警官从李刚的病房里出来又去了谢川的家,开门的是谢川的大女儿谢梅,蔡警官问她:“你奶奶怎么样了,她现在在家吗?”

谢梅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,哽咽着说:“在家,奶奶在卧室里躺着。”

蔡警官把孩子叫到了客厅里,小声地问:“我们在了解案情时,有人说你爸爸在家你奶奶就对你妈妈非常好,你爸爸走了后她就对你妈妈非常坏。这件事你应该非常清楚吧?”

“那都是他们胡说八道。我奶奶是很不喜欢我妈妈,因为我妈她只顾打麻将,家里什么事儿也不管,我爸爸在家时我奶奶装的很高兴那是不想让我爸爸担心,她说这个家都靠我爸爸挣钱,我爸爸一年也回来不了几天。我们商量好的不让我爸爸知道我奶奶和我妈不和,所以我奶奶才在我爸爸跟前装着和我妈妈特别好的样子。”谢梅哭着说。

谢梅突然跪在蔡警官的面前哭着说:“警察叔叔,我求求你们了,别再问我奶奶了。我不相信是我奶奶毒死我妈的,就算真是,那也是我妈妈把我奶奶气急了犯了糊涂。她都70多岁了,起早贪黑地给我们做饭,她什么都舍不得吃,别人给她一块糖她都得给我们留着。我求你们别再问我奶奶了,别再调查我妈妈的死因了。这是我们的家事,求你们别管了行吗?让我们把妈妈埋了开始新生活吧,我不想没了妈妈再没了奶奶。”

蔡警官一万个没想到,一个才上高中的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,会这么懂事儿,这让他和几个助手眼里也都湿乎乎的。他拉起谢梅说:“孩子,起来,咱们还是去看看你奶奶吧。”

可是一敲门,卧室的门竟然是锁上的,敲半天也没动静。蔡警官担心老太太出事,赶紧让大家砸开了门,可是还是晚了,老太太躺在床上已经死了,脖子里死死地绑着一根白布条。

谢梅撕心裂肺地大叫着“奶奶”,朝奶奶的身体扑了过去。

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一个好好的家,顷刻间就这样被毁了,归根到底是因为打麻将,看来打麻将真是害人不浅哪。

案子不得不结了,可结了案,蔡警官却久久不能释怀。

这些日子秀娟心里难受的很。自己最好的朋友死了,竟然是被婆婆下毒害死的。她刚嫁给丈夫小桥那会儿,人生地不熟,小桥怕她寂寞,就让她去找个人说说话儿,她在健身广场上健身时遇到了彩芹,彩芹主动和她说话,还带着她去打麻将。因为她们都是从外地嫁过来的,身边没有娘家的亲人,就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慢慢地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好朋友一死,秀娟对自己的婆婆也害怕起来。因为自己的婆婆和她也有意见,也经常拌嘴,她真怕有一天婆婆也会给她下毒药把她害死,所以她处处都开始防着婆婆。婆婆做了饭她总是等到婆婆先吃了她才吃,喝水的时候她总是把杯子洗了又洗,生怕那里面有婆婆下的老鼠药。

秀娟的婆婆和彩芹的婆婆不一样。彩芹的婆婆还到处说彩芹的不是,可秀娟的婆婆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说儿媳妇的不是。她在外人面前说秀娟做的饭好吃,说秀娟可勤快孝顺,说自己可喜欢自己的儿媳妇了。可秀娟知道自己并没有婆婆对外人说的那么好,所以觉得自己的婆婆比彩芹的婆婆还假,她明明不喜欢自己却非得在别人面前说喜欢,这不是阴险吗?

星期天到了,秀娟带着儿子去了彩芹家看她的两个孩子,彩芹走了两个孩子太可怜了。秀娟在彩芹家正好碰上蔡警官也来他们家看孩子。家里只有谢川,他说女儿到一个朋友家接小儿子去了。前几天家里太乱,他们不想让小儿子知道他妈妈死了,也顾不上他,这些天一直让一个朋友给带着。

蔡警官一直安慰谢川,说你是这家里唯一的顶梁柱,为了两个孩子也得坚强,如果你不坚强孩子们也就坚强不起来。秀娟听着心里难受,抱着儿子默默地流着泪。

不一会儿,谢梅带着弟弟回来了。看来孩子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,笑着一蹦一跳地就进来了,看到屋里有爸爸有警察叔叔兴奋得不得了,他先跑到谢川跟前高兴地叫着:“爸爸,你咋回来了?给我买的好吃的在哪儿?”

谢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,推开孩子跑到屋里哭去了,弄得大家都跟着流泪。蔡警官把不知所措的孩子抱过来,想了想应该怎么让孩子知道这件事,然后亲切地问: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兜兜。”孩子甜甜地回答。

蔡警官把孩子抱到腿上,又问:“兜兜,你知道你妈妈到哪儿去了吗?”

孩子看着蔡警官,还摸了摸他头上的警帽,天真地说:“警察叔叔,我妈妈是不是上西天去了,然后被妖魔鬼怪打得回不来了,你们要开着警车去接她回来?”

这话让大家都一愣,特别是蔡警官非常的震惊,他内心很不平静,但还是装作很平静地问:“告诉警察叔叔,你是怎么知道你妈妈到西天去了?”

“因为我偷偷从地下室拿了奶奶买的老鼠药放到她水杯里了呀。”孩子竟然毫无顾忌地说出了谁也没想到的话。

这时,谢川也听到孩子所说的话,推开门出来了,蔡警官却制止了他。蔡警官继续问:“兜兜,你为什么要给妈妈的水杯里放老鼠药?能告诉警察叔叔吗?”

孩子看了看爸爸,又看看别人,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儿,低着头说:“我妈妈经常不给我检查作业,每次没有妈妈的签字老师都要批评我,我回来就不听妈妈的话,还和她吵架。我妈妈说,如果我再和她吵,她就把地下室我奶奶买的老鼠药放到我的水杯里让我喝了上西天去,因为西天有很多妖魔鬼怪,会把我狠狠打一顿。”

“那你妈妈没有给你放老鼠药,你怎么给她放了呢?”蔡警官又问。

兜兜说:“我妈妈不让我和她吵架,可她成天和我奶奶吵架,我想叫她到西天让妖魔鬼怪打她一回。”

这时,屋子里的人都说不出话来了。秀娟紧紧地抱着孩子,她浑身打着哆嗦——其实婆婆一点都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她们自己。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安玉民)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